上一篇:
下一篇:


我和我的“士气班”–我这样做班主任

杏坛耕耘二十几载,我感觉自己是快乐和充实的。在别人眼里如此琐碎繁杂、无名无利的工作,我却乐此不疲地躬耕劳作,随时飘出我心中的歌。

我的老师给了我爱学生的动力

爱心是做好一切工作的前提,对自己的工作有了爱才能产生动力,才能在工作中倾注满腔热情,发挥积极性和创造性,才能从所有的付出和艰辛中体会内心真正的幸福!

我之所以如此热爱教师这个职业,应该说,源于曾经教过我的老师们。

我16岁的那个春天,由于家庭遭受重大变故,我一下子陷入迷惘,更失去了学习的勇气和前行的动力,几近辍学的边缘。就在我人生最低迷的时候,是我的老师们把我唤回校园。老师们轮番为我补课,与我谈心。忘不了孟老师紧紧抓住我颤抖的双肩任我垂泪哭泣,那是我迄今为止感受到的最有力的支撑;忘不了含泪吃下的刘老师递过来的止疼药片,那是迄今为止我所感受到的最有疗效的医药;忘不了躺在尚老师新婚的宿舍内,吃着她亲手做给我的汤面,那是我迄今为止吃到的世上最香的美味。是我的恩师们,在我彷徨于人生十字路口之际,及时给我指明了方向,给了我实实在在的关心和帮助,使我产生了前行的信心和勇气。中考的志愿填报,我放弃了我的所有梦想,毫不犹豫地填上了师范学校。三年后,找踏上三尺讲台,成为一名人民教师。当我以教师的身份站在昔日熟悉的教室里,我告诉自己:这里是我回报师恩的地方,这里是我实践诺言的地方,这里是我追梦的地方。

从教20多年来,我从未忘记恩师们给予自己的真情,从未忘记自己曾经的誓言。我爱着我所选择的事业,爱着我的每一个学生。因为,我的恩师们曾经用他们的爱,给了我爱的动力,他们就是我爱的源泉。

“士气班”士气昂扬

2008年,我带了一个学校补录的班级。这是一个特殊的班,班里第一名的录取成绩,比其它班级倒数第一名的分数还要低。班里没有二个同学在小学当过班干部,所有同学全来自农村,父母文化普遍偏低。面对孩子们自卑、松散、无所谓、缺乏斗志的精神状态。我觉得,只有激发出学生的士气,才能改变整个班级的面貌。因为,一个没有士气的军队不可能打胜仗,一个没有士气的团队在竞争中会被淘汰。同样,一个没有士气的班集体也不会朝气四溢,生机勃勃。

从此,我开始了“班级士气教育操作系统”的探索研究,至今已有6个年头了,送走了两个毕业班。

我把“士气”分解为“志气”“勇气”“和气”等几个方面,然后一一落实在班级活动上。

“志气”方面,我发动学生表志——召开“放飞梦想”主题班会,教室内开辟“放飞梦想”“目标导行”“榜上有名”专栏:激发学生树志向、立目标。目标由个人小目标开始,再到“做自信人,建士气班”的班级目标。励志一一请同学们在班级十米长卷上、在教室课桌卡上写下誓言。励志一一利用足迹图激励大家做超越自我的有志之人。

“勇气”方面,我鼓励学生在各方面敢于和其他班级比高下。第十八届学校大合唱比赛中,我们以“给别入一个低头的理由”为训,敢于面对困难,刻苦训练,最终获得了一等奖;今年的第二十二届大合唱比赛,我们师生高喊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上阵,一举摘得桂冠。

“和气”方面,我努力培养同学谊、师生爱、集体情。我常常把自己获得的奖杯和奖状颁发给全班同学,把奖状证书上自己的名字换成全班同学的名字放在教室里。有一次,《河南教育》向我约稿,要求传我的照片,我把我和全班同学的照片传了过去,并向编辑说明,我的成绩是全班同学为我争得的。照片刊发后,孩子们见到自己的照片上了杂志,兴奋异常,争相复印。我告诉孩子们,集体就是你们创造的,老师只不过是把大家的故事讲了出来,你们才是真正的主人和荣誉获得者。一项又一项的荣誉,激发了同学们的主人翁意识。

我带的每届“士气班”,都是学校三好班集体,德智体美各方面都表现出色。已经毕业的两个“士气班”,更是以中考成绩第一的骄人表现倍受赞誉。

士气是鼓励出来的

我常向孩子们报喜:“某某领导在大会上,专门夸奖咱们班做广播操做得好;某某领导在月考分析会上,特意表扬咱们班成绩突出:某某领导特别赞赏咱们班班风正学风浓……”听到我的这些转述,孩子们会异常兴奋。

一次大课间跑操,校长跟在我们班队伍后边跑完全程。我知道,领导是随机性的跟到我们班跑操的,可是孩子们可不一定这样想。回到班里,我组织大家讨论,校长为什么喜欢跟着我们班跑操,大家众说纷纭。最后,同学们的结论是——校长喜欢我们班。那天晚上,很多孩子在练笔中提到了校长跟自己班级跑操的事。结果,我们的操越跑越好,多次夺得跑操比赛的第一名,直到毕业,我班都是操场上一道最亮丽的风景。

有一次,学校领导与老师们深入到学生家中家访。我同张书记一道访问了我们班的一位同学。这本来是学校一项常规工作,但是我告诉同学们说:“按领导听说我们班班风正,学生懂规矩,学习认真,所以非常想去我们班同学家里去看看。”孩子们听了,感到非常自豪。接下来,我还偷偷对张书记家访过的孩子说:“张书记之所以选择去你家做家访,是因为他听完我对你的介绍后,觉得你是个潜力很大的孩子,有很大的提升空间……”孩子听了,倍受鼓舞,学习更加努力了,本来在班级是三十名的他,中考时竟成了班里的第五名。

我来帮你圆梦

我所教的班中有这样一个女孩子,她四岁的时候父母离异。在与她的一次谈心中,她告诉我,她最大的愿望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吃一顿饭。因为,在她的记忆里,从来没有享受过那种幸福,她多么渴望自己能有那么一次体验啊。孩子一次无意的感情流露,触动了我的心。我知道,为孩子圆这个梦有多么难。她的父母都已经再婚,两个家庭都很幸福,我若掌握不好分寸,会造成误会甚至惹来麻烦。可是,孩子那渴望的目光让我的心隐隐作痛。我筹划了好长时间,暗地里开始做她父母及家人的工作。半年之后,当我放学后告诉她,今晚我要请她吃饭,同席的还有她的爸爸妈妈时,她惊呆了,疑惑地望着我说:“刘老师,这是真的吗?”我强压住内心的喜悦轻轻说:“刘老师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她笑了,眼里闪着泪花,像只快乐的小燕子飞出校门。在那顿晚餐上,她满脸洋溢着幸福。家长感动地对我说:“您为孩子想的比我们家长想的还要多呀!”

跟老师回家

2009年清明节的晚上,班里一个女生与父母发生了冲突,她母亲痛哭着不住地责骂女儿,最后愤怒地说了一句“我不如死了算了”的气话。孩子无法面对父母的压力与不理解,留下一张写着“我替你去死”的纸条,离家出走了。

家长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钟了,我开车和家长一起去寻找,找到孩子时已是深夜。孩子坐在地上抱着双膝,头深深扎在膝盖上低头啜泣。孩子的父亲满脸愤怒,碍于我在场未能爆发;孩子的母亲仍歇斯底里地痛哭。面对这个场面,我决定带孩子回我的家。因为我担心我走后,孩子会无助、会恐惧,甚至再次面临一场风暴。躺在我的床上,我和学生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,她打开心扉和我说出了心里所有的苦闷和压力,我一一为她化解。天亮了,孩子的心也敞亮了。毕业后她对她的妈妈说,将来自己有了孩子,一定要交给刘老师去教。

他胆大起来

去年,我所带的班中有个叫小虎的男孩子,父母均是残疾人,跟老姨生活在一起。他内向自卑,性格怯懦,尤其对我充满了畏惧,从来不敢正眼看我。每次我面带着微笑找他谈心,可他依然紧张和恐惧得不知所措。有时,我友好地轻轻拍拍他的肩膀,他竟然吓得一惊。

他的表现让我想起我曾经教过的小帅。那也是一个胆小的孩子,由于我对他的恐惧心理没能给予足够的重视,小帅最后转学了,那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。我不能让小帅的悲剧在重演。于是,我很快和他的老姨进行了交流,希望她配合我,共同为孩子克服这种不健康的心理。

我通过学习心理学知道,这样高度恐惧某个人,越得到他的特殊关爱,会越狐疑、越排斥,因为畏惧已经在两者之间挖了一道深深的沟壑,是很难直接逾越的。我采取了迂回战术,让自己走近小虎的身边。

一次从山东出差回来后,我给全班孩子带回了当地的一些土特产,更精心为小虎的老姨准备了一份。那天下午快放学的时候,我神秘地把小虎叫到一旁。他小心翼翼地望着我,眼神里满是惶恐和不安。我轻声说:“这次我出差从山东特意给你的老姨带回来一些当地的土特产,比我给咱们班同学的花样还多呢,麻烦你给你老姨带回家。”他更不安了,一边推拒一边语无伦次地说: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我笑着说:“我又不是给你的,你干嘛着急拒绝啊。我和你老姨很谈得来,我们是好朋友了,上次她来学校问你的情况,还给我带来两袋儿红枣,我收下了,味道很好。这次我带点山东的特产回来给她这个朋友,是我们感情好啊。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。”他紧张的情绪慢慢绥和了,严肃的表情开始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我提醒他,我和他老姨是好朋友的事情,不要告诉班里同学,我喜欢他也不要告诉班里同学,自己知道就可以了,因为大家会羡慕和嫉妒他的。他很郑重地向我承诺,他不会讲给任何人,会严守这个秘密,然后紧紧拿着我给他包裹好的东西走了。

晚上,他的老姨发信息给我,感谢我把她当成了朋友,还说孩子听说自己的老姨和老师是朋友,骄傲欣喜极了。

第二天,我就发现小虎有了明显的变化,早晨到校后主动和我打招呼。那天的语文课上,他一连举手回答对了两个问题,我表扬了他,还提议课代表考虑下一期的“答题明星”中是否可以增加他的提名。他笑了,笑得那样轻松、灿烂。

家长和孩子都需要鼓励

带第一届“士气班”时,一年下来,班里只贴着可怜的两张奖状。看着孩子们的失落和议论,我很心疼,我想起一句话:“就算我们的孩子再差,我们也要带着满腔的爱,饱含热泪地去拥抱他们,因为他是我们的孩子。”这学年的家长会上,我拿出准备好的奖状,对家长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请每位家长找出孩子一个值得表扬的闪光点写在奖状上,再写出自己的希望和鼓励。家长们写了满满四张奖状。然后,我请家长代表将这四张写满希望的奖状颁发给学生代表。这四张奖状,让学生和家长眼里都含着泪花。之后,我把这四张奖状整整齐齐地贴在教室后方正中央的位置,让它时刻温暖和鞭策着孩子们,一直陪伴孩子们到毕业离校。

我还让孩子给家长颁发奖状,以此鼓励家长。我让孩子们把感恩的话写下来,在家长会上读给自己爸爸妈妈。当家长听到孩子那发自肺腑的话语时,感动得泪水止不住地流。

童心让我快乐飞翔

童心泯灭是班主任工作的大忌。失去应有的童心,就难以走进孩子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。能不能和孩子们玩在一起,是考量我们有没有童心的一个重要指标。

我和学生一起在元旦晚会上欢笑,在体育看台上疯狂,在“诉说心语”活动中流泪。在我家院子里,我和学生们一起大喊着我家六只小狗的名字,比赛谁最有吸引力;在毕业聚会上,我和学生推杯换盏喧闹不休;在“散伙饭”后的歌厅里,我和学生抢话筒,占高台……这些情感的真实流露,都来自我不老的童心。

记得参加全国首届和谐育人班主任专业能力大赛的前十几天,因为有一项才艺展示,我把家里的古筝搬到了学校,让音乐老师给我进行强化指导。比赛后,我取得了一等奖的好成绩,孩子们都替我高兴,很多同学要帮我把古筝搬回家中。在回我家的运河堤上,出现了浩浩荡荡抬古筝的场面。走着走着,不知是谁提议,让我在运河堤上弹奏古筝,大家纷纷响应,我见运河堤上人来人往,觉得不好意思,就推托,但孩子们不干,说在运河堤上听古筝才有韵味。还有孩子用激将法说:“刘老师不敢了吧,平时还说我们要战胜自己呢!”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有鼓励的,有激将的,有央求的。我大喝一声:“谁说我不敢,我敢在全国的赛场上弹,还不敢在家门口弹吗?”见我这么说,孩子们赶紧支琴架、摆琴凳忙活起来。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和过路行人的好奇诧异中,我开始弹奏起来。琴声响起,引来好多人围观,我像个孩子一样,和学生旁若无人地欢闹着,弹罢一曲又一曲。运河堤上传出《沧海笑》那激昂的旋律,更飞扬着我和学生无拘无束的快乐。

“士气班”孩子们中考后的第二天,我和全班同学来到北京,寻找久违的轻松。我们在过山车上尖叫,在鬼屋里发抖,在水塘里戏水打闹,特别是天安门广场上那张“腾飞”的照片,定格了我们“士气班”的士气。

教育是首意蕴深远的歌,唱响了我多彩的人生。走在育人的道路上,劳作在杏坛的芳香中,我在感恩、奉献、拼搏、合作中快乐无比。面对今天的自己,我还想唱出内心深处最真的歌——《长大后,我就成了你》,我中学的老师们,我会一生践行自己的青春誓言,用这首歌回报您,感谢您!

分类:文字语录 shuiyao发表于2013年03月14日 153 人阅读 1条评论
标签:

“我和我的“士气班”–我这样做班主任”共1条评论

  1. 我是你dady说道:

    让我想起了我中学时的两位老师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