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断章

尼古丁,

咖啡因,

厌食的虚脱,

我终于累了。

指尖没有了鲜活的气力。周身冰冷。

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坚强,学会在嘈杂的社会应对林林总总,学会在你给的挫折中努力站起来,按住孱弱心口上撕裂的伤,对你微笑,对所有人微笑,在所有人的眼睛里绽放阳光。

可,我还是撑不下去了。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那么多,它们都来了,铺天盖地席卷而来,我小小的身躯终不能抵挡,我无法抗拒也无处可逃,只能眼睁睁凭它们咆哮着将我吞噬。

一直以为,我既然安身于斯,这里就是我的家了,只要去努力,我可以拥有一切平凡的、不平凡生活。

故乡,是遥遥远远的梦,遥远的几乎没有温度了。

可是,突然的某个时刻,当我的指尖敲出“想家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竟悲伤到不能自已,泪雨滂沱。才发现,原来我的生命里,唯一的温暖只有那万水千山之外的家,那里有母亲的百般呵护,父亲沉默而细致的关爱,与他们在一起的每个细节,被溺爱的幸福那么多。我却任性地飞离那个温暖的巢,在万里之外的戈壁小城独自承受一切疼痛和悲伤。

我终究还是错了。那些可以承受的,无法承受的悲,它们已经让我的意志溃不成军,那些可以隐忍的,无法隐忍的伤,把我身心俱焚。

我不过,还是一个脆弱的孩子。

我不过,需要一点温暖,一点点温度。

一个微笑,一个轻拥的怀抱,就可以给我力量。

让我有勇气微笑着面对辛辣的生活。

不过如此。

你,

我深爱着的人。

可不可以,不要这么残忍?

by 狗狗
2010-8-19

1 条评论

  1. Janet Janet

    无语凝咽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